影評達人丨《西部世界》S03E03好看嗎?身份的焦慮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男朋友摸下面问我舒不舒服_男朋友拿灯照我下面_男朋友那个在我那放了一晚上

蘇格拉底曾說過一句富有哲理的名言:“認識你自己”,我們為何會產生身份的焦慮?歸根結底就在於自我認知出現瞭錯位與偏差。

盡管世間萬物自有其存在的意義和價值,可人類還是發出瞭哲學三問:“我是誰?我從哪裡來?要到哪裡去?”當人類開始思考這個終極問題之時,是否也就意味著擁有瞭自我意識?

在本集的《西部世界》裡,由於接待員夏洛特的意識和身體產生相互排斥的反應,導致她陷入瞭自我認知障礙的困境,甚至開始出現自殘的行為。

其實從醒來的那一刻,她就已經開始問德妹自己到底是誰,眼神裡充滿瞭對陌生環境的恐懼和焦慮。

“我們都有自己的角色要扮演”,正如德妹安慰夏洛特時說的那樣,她們如今所做的一切努力和犧牲,都是為瞭有朝一日能真正做回自己。

與之形成對照的是出現在下集預告裡的威廉,似乎又有一個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誰的角色即將上線......


顯然第三季第三集是鋪墊,劇情和角色基本全靠猜。不過按照《西部世界》一貫的風格特點,想必在最後懸念揭曉之時,尤其是聯系到前邊鋪墊的細節,估計會讓不少觀眾驚嘆不已。

【溫馨提示:以下有劇透】


夏洛特·黑爾是誰?


接待員夏洛特在本集不穩定的狀況,有點類似第一季德妹老爹艾伯納西發生故障,脫口就說莎士比亞戲劇臺詞的場景。

一些人由此推測在接待員夏洛特的身體裡,可能是艾伯納西的意識。

我認為這個猜想可以被排除瞭,因為德妹提到她和夏洛特都無父無母,這基本意味著艾伯納西在園區裡就已經涼涼瞭,他的意識球或許並沒能被德妹帶出來。

還有一句話的細節值得註意,那就是德妹對接待員夏洛特說的這句:“你是集美貌和力量於一身的造物。”

由此看出女接待員的可能性比較大,因為現在似乎很少用美貌來形容男性。

不過也有另一種可能,那便是將這個理解為雌雄同體:

女性的軀體+男性的意識=集美貌和力量於一身的造物

根據德妹和夏洛特在床上相擁的姿勢,可以猜測那個男性的意識可能是泰迪的。

如果體內是女接待員的意識,可以排除安吉拉和克萊門汀,比較有可能的情況是德妹的分身。

因為從“你屬於我”還有“沒人比我瞭解你,沒人比你瞭解我”這兩句臺詞可以看出,夏洛特體內的意識和德妹有著比較親密的關系,彼此之間也是非常瞭解。

符合這種條件的除瞭情人泰迪之外,那就是德妹自己瞭,私以為德妹的可能性要大於泰迪。

德妹當初究竟帶走瞭哪五位接待員的意識球,成為瞭本季最大的懸念。

目前唯一能確定的是伯納德的意識球,其它四個意識球的主人尚未揭曉:

有一個放在瞭夏洛特體內,有一個用在瞭利亞姆身邊的保鏢男上,剩餘兩個意識球還沒派上用途。

伯納德的意識球讓我有點疑惑,顏色似乎是紅黑相間的,但是在上季結尾德妹包裡的五個意識球都是黑色的,為什麼前後顏色改變瞭呢?

德妹安排接待員夏洛特·黑爾做臥底,意圖掌控整個提洛公司。

然而進展並不順利,她們發現塞拉克憑借多年的操作,已經擁有瞭公司多數股份。

德妹決定讓夏洛特說服董事會,她首先需要見一個老朋友,這個老朋友估計就是威廉瞭。

真實的夏洛特·黑爾究竟是怎樣的人?或許我們無法單純以非黑即白的標準去評價她。

她表面的身份是殺伐果斷的公司高管,暗地裡卻在為塞拉克提供情報,計劃要將提洛公司的核心機密交給對方。


然而殘忍的夏洛特·黑爾,卻也露出瞭溫情的一面。

在暗夜之旅那晚面臨危險的時候,她就錄下瞭一段視頻來表達自己對兒子內森的愛。

接待員起初並不理解夏洛特的內在情感,隻能勉強維持著看似並不自然的親子關系,直到後來她才逐漸與其共情,慢慢活成瞭夏洛特的樣子。

“我記起來做我自己是什麼感覺,你不是這裡唯一的掠奪者。”

她幹脆利落的解決瞭那個戀童癖,可見夏洛特人格裡兇狠的一面,似乎已經被徹底激發瞭。

關於幕後大佬的猜想

幕後大佬英格拉德·塞拉克,早在20年前就和提洛公司進行瞭數據交易。

他並不滿足於隻掌握園區部分遊客的數據,於是便利用夏洛特做臥底,以此獲取自己的利益。

塞拉克不但盯上瞭所有遊客的個人數據,還想要拿到提洛公司的專利資料。他這些年通過各種操作成為瞭最大的股東,眼看就要惡意收購提洛公司瞭。

塞拉克這位大佬非常神秘,基本是查無此人的狀態:

“他仿佛是一個黑洞,無論在網上還是別的地方都不留一點痕跡。每一條記錄,每一個數據庫,他的存在被抹得幹幹凈凈。”

塞拉克完成瞭和夏洛特的談話之後就消失不見瞭,他可能並不是真實存在的人類,而是羅波安系統的虛擬人體成像。

塞拉克提到除瞭夏洛特還有一人為他做事,那人曾告知塞拉克一個重要的情報:提洛公司專利資料的破解碼,就在德妹的腦袋裡。

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似乎並不多,這裡我做一個大膽的猜想:有沒有可能是梅芙或者伯納德,畢竟伯納德缺失瞭部分記憶,有可能忘記和塞拉克見面的事情。梅芙一次次在“戰爭園區”循環往復,為瞭脫身暫時妥協也尚未可知。

卡萊佈的命運

卡萊佈·尼克斯因為幫助德妹而被系統懸賞追殺,後來及時趕到現場的德妹上演瞭美人救英雄的一幕。

值得一提的是卡萊佈口腔內部的植入物,這個東西非常昂貴,屬於軍用一級裝備。

卡萊佈在本季首集裡曾提到自己有意關閉植入物來保持棱角,因為那些棱角是他唯一能抓住的依靠。

比較可怕的一點是當人類弄瞭這個植入物之後,就可能像卡萊佈一樣陷入危險的處境。

因為別人可以激活裝置,並且用平板電腦調整身體指標,類似園區裡的技術人員操控接待員的方式。

本季還出現瞭其它值得註意的科技產品,比如接待員夏洛特弄到的300個體型龐大的機器人,或許會在將來派上用場。

本集基本證實瞭卡萊佈是人類,還充實瞭這個角色的過往經歷。除瞭因為戰友的去世患上瞭PTSD,這位退伍軍人還有一個不幸的童年,他在8歲的時候就被患有精神分裂癥的母親拋棄。

令人細思極恐的是,羅波安系統不但記住瞭卡萊佈曾被母親丟下的事實,還將他當時和服務員的對話也完整記錄下來,可以說幾乎不放棄每一個細節之處……

德妹將人類世界運行的真相告訴瞭卡萊佈:

“早在隱私法出現之前,這臺機器創始人就將所有人的原始數據都輸入進去瞭。

每次購物、求職、看病、擇偶、電話和短信往來,關於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已被記錄下來。

一切都是為瞭創造出這個世界的鏡像世界,為瞭合成所有的人類。”

正如德妹對卡萊佈所說的那樣:“重點不是你是誰,而是他們會讓你成為誰。”

一切建立在系統大數據的基礎之上,每個普通人類的命運早已被安排好瞭。

在羅波安系統出現之前,卡萊佈這樣的底層民眾,通過自己的努力拼搏或許還有出人頭地的機會。

如今有瞭系統的設定,他無論怎麼努力都註定隻是一個建築工人。因為出身、傢庭、學識和經歷,基本決定瞭他的未來。

如果系統給瞭卡萊佈機會,那麼他就會成為一個未知的變量,所以為瞭能夠讓社會穩定運行,系統不會冒險在卡萊佈身上投資,如此便可以確保一個已知可控的結果。

羅波安系統會運行預測算法,大致推算出一個人最有可能的結果。

以卡萊佈為例,系統根據他自身的情況,就推測他可能會在十到十二年內來到海邊自殺。

這個預測並非空穴來風,卡萊佈在失去瞭戰友之後便一蹶不振,他曾在午夜時分來到這裡思考人生,或許那時他就考慮過用自殺的方式結束痛苦。

卡萊佈的表現令德妹感到驚訝,因為以她對人類的瞭解,換作任何一人都不會選擇幫助她並且甘願犧牲性命來保守秘密。

像卡萊佈這樣善良的普通人,是德妹之前幾乎沒有遇到的類型,或許他會改變德妹對於人類的看法。

卡萊佈認為德妹的出現,是這麼多年發生在他身上唯一真實的事情,給瞭他繼續下去的信心和勇氣。

與其自暴自棄還不如放手一搏,如此還能決定自己想要成為怎樣的人。

於是他決定幫助德妹開始一場革命,通過切斷系統電源讓全世界都看看羅波安的真面目。

不知道德妹最終會毀滅系統,與人類達成和解?還是會消滅塞拉克,讓羅波安系統為自己所用,從而達到控制人類的目的?

接待員和人類之間不管有過怎樣的恩怨,但本質上他們都被剝奪瞭選擇的權利,無法真正做自己:園區的接待員按照固定的劇本循環往復,而人類的生活則被人工智能系統操控。

最殘酷的結局莫過於當他們覺醒之後,無論怎樣爭取都難以擺脫自身的宿命。

到那時,我們或許隻能用一句話來解釋這種冥冥之中的悲劇色彩:

“也許,這就是人生吧……”


【閱讀更多《西部世界》文章歡迎關註我的個人公眾號:晶姐札記】